只对梨花

这月亮主要由你构成

【德罗】The Sonnets of Shakespeare 1

hp  德拉科·马尔福X罗恩·韦斯莱

题: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四年级的时候赫敏从家中带来了一套诗集,据她说是由一位伟大的英国诗人所写,在麻瓜界享有盛誉,并将它们作为礼物送给了她的两位“最好的朋友”。哈利接过书后照例温柔地同她道谢,罗恩则在暗地里撇了撇嘴,表示比伯才是他心中最伟大的诗人,以及他永远不会翻开这本书。

然而几天后坐在格兰芬多的长桌旁,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拿出了这本“伟大的”的诗集。如果是平时,他是绝对不会在晚餐时间拿上书的——破坏胃口且影响消化。可是最近赫敏忙着研究她的高级魔药学,哈利也更愿意和教授们待在一起,使得他只好独自行动,而没有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超恺】有且有满天的星光

一个不清不楚的AU

韩国背景,但和跑男没什么联系

文风极度矫情

短完


盛夏毕竟还是韩国的旅游旺季。邓超背着加长版的电脑包走进车里的时候,空位已经不多了,只有郑恺一个人坐在第二排。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就见郑恺猛地抬起头,侧身给他让了个道,说:“你坐吧,这儿没人。”

他把包塞进座位上方的置物架后坐进了靠窗的位置。客车大概是新的,弥漫着一股皮革和油漆混合而成的味道,启动之后还有一股汽油味。前后排间的距离也不算宽敞,好在座位底下有个类似于踏板的装置可以搁脚,感觉像是飞机的头等舱一样。头等舱的档次不低,但和专机比起来还是差了一截。邓超把窗帘拢到一边用扣子扣好,从这个...

【超恺】默

整理重发,以前那篇莫名消失了。。。。占tag抱歉(吐舌)

OOC 短 文笔目害

《中国合伙人》 孟晓骏×《加油吧实习生》 张盛


1

那天公司里事情多,处理完之后,已经快十点了。中午就没怎么吃过东西,走在街上,脚步都是虚浮的。好在上海的十二月份没有彻底入冬,有风吹过来也不会太冷,不至于饥寒交迫。路灯很亮,系着的红色绸缎像是节日的象征,但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就不用在乎这些。

小区边上的水果店正开着门,算了算几天来来的开支,还是低头走了进去。店非常大,但收拾得干净。侧面的墙上挂了块白板,写的是应季水果及价格,此外没有别的装饰。客人不多,店员也...

【德罗/跩荣】In the past few years

德拉科·马尔福×罗恩·韦斯莱

HP同人


1

霍格沃兹的上空飘起了小雪,英国的冬天才算真的到了。如果此时站在天文塔的顶层,肯定能望见城堡的围墙之外、幽灵海上空缓缓升起的雾气,连同庭院里那些枯黄得仅剩枝条的柳树一起,预示着圣诞节的到来。

只可惜罗恩现在还无法体会到那种乐趣,毕竟这间充斥着各种奇怪草药味的地窖只有一扇小小天窗可以透进阳光。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还在继续,面前的黑色大锅里腾起的滚滚热流难看又恶心,在罗恩随手丢进几块猪肝之后,那红黑夹杂的混合液体就更让人无法忍受了。

但他丝毫不介意这些。只要他闭上眼睛,面前就会出现学校外冰雪纷扬的...

【超恺】最佳顾客

AU

理发店老板超(?)×三线演员恺

OOC 短 一发完

文笔目害QWQ



屋檐下风铃晃出的弧度明亮又清澈,微掩的玻璃门之后是淡淡的洗发水的香气。郑恺第一次路过这个街角的时候就忍不住停下脚步,深吸了口气便察觉是他最喜欢的茉莉花香。

此后发生的一切更像理所当然。

事实上这家理发店的门面并不光亮,地段也偏僻,即便是最吵闹的傍晚也鲜有人至。但这样也正好,反正郑恺自认早就受够了那样的热闹。而每一次他慢慢地推开店门,都只有邓超一个人站在柜台后,有时是往装洗发水的塑料瓶里倒进香水,有时只是单纯地托着脑袋发呆,听到郑恺刻意加重的脚步声才会慢慢地抬起头,中气十...

【超恺】我们一起坐在月亮里(中)

这夜邓超再次失眠,无数次深呼吸后胸口起伏的弧度依旧剧烈,只好认命地裹进衣服走出了房间。走廊里风擦过窗间缝隙的声音不管什么时候听起来都像是鬼哭狼嚎,他捂着耳朵,控制着脚步小跑着来到李晨的屋前,刚要敲门就发现屋内有灯光照出来,于是又缓缓地放下手退到墙角。

“没有人会一直庇护着你们,你们终要离开家族才能得以安生。”李晨的声音总是严肃又真诚,似乎每一句都是“只让你知道”的事实。此时他背着手站在郑恺和陈赫的身前,面色凝重眼里看不见光线。

郑恺难得丧气地垂着头,双手蹂躏着衣角忍不住小声反驳:“我不需要保护的。”

“这也是家族的每个成员必须的历练。”

“……那小颖和小晗为什么不用去?”

李晨没再说...

【超恺】我们一起坐在月亮里(上)

第三季6、7期的脑洞。

OOC、短


20世纪10年代初,R家族正式破产之前,邓超曾回过一次家族祖宅。家道中落这种事情毕竟不会来得毫无征兆,但至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冷冷清清。那时还会有一两个不愿离去的老仆握着扫把站在满地的落叶中间,看到邓超之后便浅浅地鞠了一躬:

“少爷。”

“嗯。”他点头,挥手示意他们离开。宅子里的东西已经被典当得差不多了,此刻他站在庭院里,也就只有身后高大的喷泉台可以再现过去的辉煌。这是一座用整块的白色玉石雕刻而成的伟大艺术品,单是盯着表面复杂的纹路就像是回到了百年前,可衬着花坛里及腰的荒草又实在格格不入。

如果是在从前,这个点草丛里的小彩灯该要亮起来了,...

© 只对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